文学期刊

墨尔本以其写作和阅读社区而著称,其文学出版物数量和种类繁多。陆路米安津可以说是澳大利亚最成熟的期刊,两个刊物都有60多年的出版历史,而诸如蹙眉、 输家的挣扎忍痛割爱》  之类的较新的出版物也做出了重大贡献。声音工程由25岁以下的作者建立和创作,以诗歌为中心的期刊(例如无烟火药》、《兔子澳大利亚诗歌期刊)推荐和评论最有趣的澳大利亚诗歌。诸如弓箭手阈限 住宅区评论 之类的较新的杂志也已找到了立足之地,而诸如月刊和 大问题等更主流的用优质有光纸印刷的杂志,则定期发布最好的澳大利亚作家的作品,尤其是它们的年度小说版。像即刻 和排名表这样具有社会意识的出版集体,以印刷和数字形式共享作品。

《澳大利亚书评》 文如其名,《小飞象羽毛》就都是使人迷惑的长篇剖析,而以电影为中心的杂志《萤火虫》  和《地铁》 则不断探索讨论银幕作品的新方法。墨尔本还接纳了来自澳大利亚各地的期刊,尤其是布里斯班的期刊——垃圾杂志踩高跷》 《蹙眉》都暂时或永久地转移到了墨尔本这个出版中心。最后,大多数墨尔本大学都收藏杂志(大杂烩催化剂Lot的太太 Rabelais猪刊),并出版年度选集(抵消》、《边缘》、《对立面》、《看得见的墨迹》和《)。

这些杂志和期刊一起出版了大量澳大利亚文学作品——您找不到被忽略的体裁、风格或写作形式。但是,在写作出版之外,所有这些杂志和期刊真正成功做到的,就是通过现场活动、富有创意的分支项目和其他举措,创建起一个紧密联系、包容各方的社区。在墨尔本,各种杂志或期刊读者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看的读物。